东方神技

— — 记徐荣祥和他的烧伤医疗术

当史玉发站在我面前时,我怎么也难以相信他曾是一位烧伤面积达94%的大面积烧伤病人。凭我的印象,受过这种劫难的,痊愈后总是疤痕累累,而目全非。中国烧伤创疡科技中心主任徐荣祥教授自豪地介绍说:这不过是使用我发明的烧伤湿润暴露疗法治愈的成千上万个烧伤患者中的一个。

看着史玉发与常人无异的皮肤,再对比他烧伤时令人不忍卒睹的照片,我不禁对徐荣祥神话般的医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神奇医术扬威海外

1990年,泰国曼谷发生煤气罐车爆炸,当场死亡50余人,200余人严重烧伤,泰政府向我国要求紧急援助,我国政府立即组成以徐荣祥教授为首的中国烧伤医疗队,赶赴泰国。一下飞机,中国医疗队立即被泰方记者围住,记者问医疗队有什么新技术和新药物,它的治疗水平如何?徐荣祥教授从容不迫地回答:我们将用的新技术是烧伤湿润暴露疗法,新药物是湿润烧伤膏,它的治疗水平是世界最好的!

尽管电视台在机场对采访作了现场直播,但是泰国各方对中国医疗队的技术还是将信将疑,有的报纸甚至这样质问:为什么把泰国人当成小老鼠让中国人做治疗试验?

面对巨大的压力,徐荣祥一言未发,他想用事实证实中国人的医术。 事故发生后的第8天,泰方终于同意接受中方医疗队的治疗。徐荣祥把医疗现场设在一间无任何无菌条件的简陋大病房,在场7个电视台的50多名记者和泰方医务人员当时全部呆住了:因为常规疗法治疗大面积烧伤病人从来都是要在无菌室或至少是清洁度相当高的隔离病房里进行的!

第一个被抬进来的是一个烧伤面积达85%的大面积烧伤病人,浑身体无完肤。第二个病人年仅14岁,烧伤面积也达60%,引起感染,患败血症已有6天,全身僵硬,处于休克状态。国际上治疗大面积烧伤并发败血症病人的成活率仅为0.5-1%。孩子的父母烧伤后因患败血症已经死亡。第三个病人烧伤面积为50%,但手指关节全部暴露在外,而手部则属最难恢复的器官之一,这类烧伤病人经常是植皮愈合后手部疤痕挛缩功能障碍,活动受限。

徐荣祥有条不紊地运用他发明创造的烧伤湿润暴露疗法(MEBT)及湿润烧伤膏(MEBO)逐个对病进行了医疗处理,然后对在场的新闻界宣布:7天后见效。

第7天,急不可待的记者们蜂涌而至,冲进病房,眼前的情景令他们目瞪口呆:85%大面积烧伤病人正围着病床在转圈走步;败血症病患正在床上削苹果吃;手部关节严重烧伤的病人正在拉单杠活动!

与此同时,接受西方技术治疗的大面积烧伤病人全部死亡。 神奇的疗效震惊了泰国朝野,泰国人彻底信服了。泰国国王在接见我国领导人时感谢中国政府派来了最好的医生,带来了最好的技术和药物,取得了最好的疗效。

1992年,11岁的美国小孩约瑟夫不慎被烧伤,在接受西方常规疗法如洗浴、清创和包扎后,约瑟夫整日处于惊厥之中,不停地颤抖,哭泣,不能行走,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而且服用大量的止痛药使他的胃受到极大刺激,食欲大减。约瑟夫的痛苦状况令全家人焦虑不安,尤其当他们了解到接受植皮手术将会带来的痛苦,以及创面感染的危险、出血、治愈时间等问题后,更是惊恐万状。就在约瑟夫一家处于绝望无奈的时候,他们得到了MEBO。约瑟夫的母亲这样形容她当时的心情:"我感到手中拿的是金子般宝贵的东西,激动得泪流满面。"

涂上MEBO后一星期内,约瑟夫的烧伤创面在迅速愈合,疼痛也减轻了许多,两星期后,手上、指头上的死皮剥落,可以握笔、拿叉子、操作计算机,在右臂不沾水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自己洗澡、穿衣。

约瑟夫的母亲给徐大夫来信说:"这是我亲身体验、亲眼目睹的奇迹,看到、感受到上帝在我们生活中伸出仁慈的援助之手!我们全家每晚为您祈祷,我们永远感激生命中的这一幸福的奇迹。"

阿联酋王储的小公主在1989年烧伤后用西方治疗方法治疗留下了疤痕,甚至脖子都有些歪斜,整个王室为此笼罩了一片阴云。当他们了解到徐荣祥发明的新技术后,立即派专机一行40人来到中国。经过4个月的治疗,没植皮部分的疤痕全部消失,植皮部分留下的疤痕好了60%以上,治疗效果出人意料,王室欣喜若狂。

烧伤治疗一场革命

美国全美烧伤受难者基金会主席哈里·盖纳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允许我在死前许下一生中最后的愿望的话,那么我的愿望就是:在烧伤治疗领域,使用西方治疗烧伤方法的医生和使用MEBT的医生在烧伤创疡急救中,为了造福人类这一共同利益而联合起来。就我本人而言,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烧伤,我希望在美国得到的是MEBT技术的治疗,当然我更希望我能在中国接受徐教授本人的治疗。"1989年和1993年两次赴华考察的结果使他确信MEBT和MEBO是烧伤治疗界的革命性突破,这里的所见所闻令他们惊诧不已。

在中国,他们看到的医疗设施就洁净标准来说几乎是原始的,每个病房内都有4~5个病人,没有任何隔离措施,但没有1例病人发生创面感染,而且住院病人和已治愈的病人都表明他们在治疗过程中都没有感到过疼痛,无需接受对烧伤病人来说通常是非常痛苦的冲浴治疗,无需接受止痛药品,病人无需包扎,深II度或浅III度烧伤基本不留疤痕,即使留下也是很小的,而且与美国相比,中国病人住院时间不到美国的1/3,治疗费用不到美国的1/10.

在美国和其他采取西方烧伤疗法的国家,他们看到的是无数痛苦、面带绝望的烧伤病人,而在中国,他们看到的是用MEBO和MEBT治疗的病人健康的体表和欣慰的微笑,这简直太神奇了。

这就是徐荣祥教授发明的MEBT技术和MEBO的神奇威力,难怪海内外舆论都惊呼烧伤治疗界发生了一场革命。世界上许多国家纷纷要求引进MEBT和MEBO造福人类。

盖纳先生向美国政府及当时的总统布什作了汇报,布什曾责成驻华大使李洁明给卫生部致函,要求引进该项技术和药品,美国十大烧伤治疗中心和军事医学院均要求与我国合作,推广此项技术。

阿联酋王储邀请徐荣祥访问阿联酋并传授技术,决定全面进行烧伤治疗技术的改革,并聘请徐荣祥为该国治疗烧伤的最高技术顾问。

叙利亚等18个阿拉伯国家已引进这项技术用于临床并获得成功。有28个国家正在办理引进事宜。

为表彰徐荣祥为全世界烧伤患者所做出的杰出贡献,美国全美烧伤受难者基金会为徐荣祥颁发了"人道主义奖"。该奖从设立至今近20年,只有5位美国人获此殊荣,徐荣祥是第6位获奖者,也是第一位获得此奖的外国人。

徐荣祥其人其事

年仅35岁的徐荣祥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膀阔腰圆,高大壮实,只是鼻梁上的眼镜给他添上几分书生气。与目前西方采用的常规干性疗法相比,徐荣祥发明的这项新技术在治疗烧伤实践中成功地解决了长期困扰治疗烧伤领域的4大难题:疼痛、感染、坏死、疤痕,不仅使医疗手段和设备大为简化,医疗费用大为降低,更有着传统技术无法相比的疗效,烧伤总治愈率达99.42%,治愈最大烧伤面积98%,混合度烧伤创面治愈率为100%,而且治疗及时,可以基本不留疤痕,仅就我国而言,如果在全国普及这项技术,每年将减少93万因烧伤而致残的患者。

党和政府对徐荣祥及其科研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1988年MEBT和MEBO被国家科委确定为国家重大科技成果,MEBO还被卫生部确定为国家新药。1991年,MEBO又被评定为国家级新产品。1989年,国家科委批准了创刊国家一级学术期刊《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专门介绍MEBT和MEBO,在国内外发行。作为全国青联委员,国际烧伤协会中国成员代表的徐荣祥亦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专家。

"荣誉我有了,财富我也有了,但这些并不是我的追求目标,我的最大理想是在我有生之年,到世界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使用我们中国人发明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治疗病人、看到病人因新技术而减少痛苦的表情。"

我国大小面积烧伤、烫伤年发病率为2%,约有2000万人热损伤,约5%的人需特殊治疗,但我国尚没有这样大的国力来满足烧伤病人的治疗要求。为此,徐荣祥在卫生部科技司的支持下,于1989年开始建起了有3728家医院参加的全国烧伤创疡急救网,义务培训了6700余名烧伤医师,卫生部亦将该项技术列入"八五"期间首批向农村和基层推广普及的计划,数年的实践证明,MEBT和MEBO创造了无可估量的社会效益。

"实践证明,烧伤疗法不改不行了。我愿尽我毕生的精力推广这项新技术,使之造福人类,而且我还希望这项新技术能使中国人登上诺贝尔医学奖的领奖台。""神技在身,才能发斯言,徐荣祥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浙江经济报 星期刊 1993年6月30日 记者周红军


Copyright 1999-2002©  明升体育国际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